主页 > O北生活 >人物》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进步一点:访波隆那插画奖得主陈又凌 >

人物》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进步一点:访波隆那插画奖得主陈又凌


2020-06-16


人物》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进步一点:访波隆那插画奖得主陈又凌


年纪尚轻,陈又凌已连续两年入选义大利波隆那插画奖;去年(2017)出版的《台湾地图》一书,成为送给国外友人或观光客留做纪念的绝佳选择;热闹喧嚣一时的世大运,也由她执笔画下一张张的张明信片。

也许因为成名得早,外人常想像陈又凌从小就爱画画、会画画、学画画。其实,她跟所有升学体制内的孩子很像,一路读高中、考大学,一样课后补习,一样不断考试。到了高三,才在父母的鼓励下决定「走上自己喜欢的路」,临时恶补素描、水彩、国画,最后顺利进入心中的目标,到辅大应用美术系就读。

回想起求学之路,陈又凌说:「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但不能说画得好。只要拿到书,第一件事总是找到里面的图画,然后照着画一次。我直到高三才接触到正统的绘画训练,在此之前都还是以学校课业为优先。父母从不会把我跟很会唸书的姊姊拿来比较,只有在选填大学志愿时,提醒说设计相关科系相较于纯美术要来得更灵活,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有远见啊!」

大学毕业后,陈又凌乖乖进入职场,开始了表定是朝九晚五、实则为责任制的爆肝杂誌社工作。每日赶着超过合理工作量的稿件是常态,更难逃每月出刊截稿前熬夜加班的命运。长久下来,身体越来越差,成为她毅然决然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片选自陈又凌《会生气的山》(小天下提供)

许多台湾学子读完大学选择直接攻读硕士,毕业后进入职场才发现所学与所用有所差距。陈又凌则是在职场耕耘数年后,看见自己的不足,才选定进修方向,决定只身前往荷兰乌特勒支艺术学院(Utrecht School of the Arts)进修。这时的她已少了几分青涩,多了不少深思熟虑后酝酿出的坚定。

在荷兰进修期间,当地人面对设计的态度让陈又凌相当震撼。「为了完成一件作品,荷兰的同学和老师会在课堂上多次公开讨论、调整,花时间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就只为完美呈现每一件作品。而这样经过百般磨练的作品,更是不允许多余的线条或装饰。荷兰人讲求艺术作品要精準、清楚地传达讯息。」在海外接受的磨练,敲醒了一度被工作浇熄的热情,回到台湾后的陈又凌,坚定地踏上一条更加孤单的路。




图片选自陈又凌《会生气的山》(小天下提供)

陈又凌决定当一名自由工作者,但自由是要付出相当代价的。自由工作者需要稳定地接案,才能有依旧不太固定的收入;自由工作者需要有超乎平均值的自律,才能有定期定量的产能;自由工作者更需要面对生活与工作日渐模糊的界线,以及亲友略带质疑的关心。这些是多年后的镁光灯下,未曾入镜的阴影。

从荷兰回台后,陈又凌开始白天画画、晚上教英文的日子,每天严重超时工作,但为了坚持自己的决定,整整3年里,她比谁都要拼命,却没有一句怨言。「我的朋友都笑我像公务员一样,从早上9点画到晚上6点,每天都一样固定。教儿童美语的工作,也是直到3年后画画的接案工作量逐渐稳定了才停掉。」

陈又凌不只是为了生活而画,她也因为清楚自己的特质,而付出最极限的努力,即便逐渐在市场上和国际间崭露头角,也不改一贯的坚持。她说:「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型的画家,所以持续不断地画,一直画下去,努力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进步一点。」

如今的陈又凌,离高三时懵懂选择应用美术系的决定,已经又走了好远。2015、16年连续入选波隆那插画奖,2017年出版畅销绘本《台湾地图》后,又受邀绘製世大运限量明信片,近日则推出新作《会生气的山》。




图片选自陈又凌《会生气的山》(小天下提供)

金鼎奖作家林世仁评价《会生气的山》:「陈又凌在装饰强的图像中,带进了述事性,让传统的环保故事多了缤纷满眼的视觉童趣。故事由人的观点转换成山的观点,也为同类型故事带来了另一种视角,呈现出作者的关怀。首尾的叙述则让环保绿意向未来继续开展而去……」

而陈又凌对这部看似教育寓意明显的新作,则给了读者一个跟故事结局一样开放的提醒:「《会生气的山》没有要『教』读者什幺事,希望大家轻鬆看就可以。还有一只藏在故事里潜伏已久、只露出局部的动物,在结局终于以全貌出现,请大家找找看喔!」

2018台北国际书展《会生气的山》新书签书会
活动日期:2018/02/10(六)活动时间:13:00~14:00活动地点:世贸一馆B1230摊位

会生气的山
文、图:陈又凌
出版:小天下
定价:32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陈又凌
荷兰乌特勒支艺术学院毕业。作品曾获韩国南怡岛国际绘本插画大赛优选奖,并两度入选义大利波隆那插画展。喜欢散步、大自然、和猫说话,擅长以温暖的笔调画出生活的美好与乐趣,绘本作品有《会生气的山》、《台湾地图》、《妈咪怎幺了?》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