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北生活 >人物》让孩子建筑自己的梦与未来:专访在法国做图画书的叶俊良 >

人物》让孩子建筑自己的梦与未来:专访在法国做图画书的叶俊良


2020-06-16


人物》让孩子建筑自己的梦与未来:专访在法国做图画书的叶俊良


「在巴黎开童书出版社的台湾人」,叶俊良的这个身分,屡屡引起众人的好奇。而他不仅在法国成立鸿飞文化出版社(Editions HongFei Cultures),以发行人、总编辑兼艺术指导的身分,建立起具有独特风格的品牌,旗下作品更已获得多项国际童书奖项的肯定。

从建筑师、都市设计研究到童书出版人,在一般人眼中或许是人生大转向,但对叶俊良而言却并非毫不相关。他先在巴黎维尔曼建筑学院(L′Ecole d′Architecture Paris-Villemin)取得学位,从事建筑业,替巴黎一家顾问公司製作建筑图书,介绍法国建筑师作品。蒐罗图文,组织内容,从中获取了编辑经验,也顺势形成了成立出版社的念想。

编辑是幕后建筑师

其实,从事编辑工作之前,叶俊良很早就因为书和文学,领略了成为「先行者」的孤独与快乐。

求学路上的好成绩,不仅是光环,也是紧箍咒,叶俊良因此失去了念书以外的许多自由。自高中保送进入台大物理系后,他发现自己并不想在实验室中度过一生,心里仍繫挂着《麦田捕手》的霍尔顿,在黑暗又危险的现实世界里所希冀的纯真,以及《撒哈拉岁月》中,三毛在遥远幻境中的自由。

抱持着这份想像与追求,叶俊良在修习物理系课程的同时,也选修外文系的科目,跟着王文兴、廖咸浩等教授学习西方文学。文学批评和理论中的法文专有名词甚多,让他开始学习法语,也才开启了法国留学之路。

叶俊良未曾想过因缘际会来到法国从事建筑业,当然也不知道自己会因为製作建筑书籍重温「书感」,但当机缘来临,他毫不犹疑地把握住。




叶俊良(右)与共同创办鸿飞文化的合伙人黎雅格(摄影:Jeanne Beutter 2017)

问起为何成立的出版社是以童书为主,叶俊良说,当初起意与朋友合作文化事业时,只知道想试试看出版工作。他前往法兰克福书展参观,考虑过版权和创作等工作,几经琢磨,发觉基于长期在图文与视觉的训练下,自己想做又能胜任的,会是做图画书、讲故事的书。法国较少成人绘本,讲故事的图画书都以儿童为目标读者,但鸿飞并不锁定在儿童绘本,目前的70部作品中,有几本即是为成人而作的非文学类绘本,甚至还得到童书奖。

出版童书和从事建筑一样,专业之中必然会牵涉到许多跨领域的职能,像是掌控时程和预算,观察社会文化现象并分析,与读者的沟通技巧……这些,都是叶俊良从文学和建筑设计经验的综合和延伸。

譬如某次叶俊良参观紫禁城,宫殿几个进门之间、台阶的高低序列,引领人们踏入并感受中国的天地、宇宙观念。他从中体会到,编辑一样也能用感官体验,汲取灵光,掌握书感:封面如门面,文字如樑柱,图画分镜如同建筑庭园的路径,每一页都可比拟为建筑中的一窗借景、一道进门。编辑所做的,就是在作绘者和读者之间,以图书搭起两者的桥樑和迴廊,引读者进入作者苦心造诣的宇宙。




(周月英/摄)

我的理想让读者读到好故事

在2018台北国际书展举行的「童书论坛」演讲时,叶俊良将作者与读者的关係,比喻成分居山头两侧的村庄居民,而编辑就住在山顶制高点,看得见双方需求。尤其是规模小但特色鲜明的独立出版社,更能协助不同类型的作者提升作品质地,或者创造「还不存在的书籍」,服务不同需求,替无所适从的读者去芜存菁。

编辑所拥有的独到视野,是即使在资讯流通迅速、读者和作者已能直接互动的现代社会,也无法取代的专业。








叶俊良以图示解说编辑在出版业中的角色及作用。(叶俊良提供)

法国对童书绘本极为重视,80年代起,大型出版集团纷纷成立童书部门或併购小出版社,独立出版社更是方兴未艾,加上各种导读协会推波助澜,迄今每年的童书出版量超过一万种。这个成熟的出版市场,孕育了许多有才华的作者、绘者和读者群,重视艺术和创意的家长愿意陪着孩子共读,定期举办的童书展也吸引众多出版社和读者参加。

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中,出版社若不具编辑的专业、没有做好市场定位和发展特色,很容易就会被沖刷掩盖。

2007年成立的鸿飞,正面临了激烈的市场竞争。带着华文背景,从另一个文化圈来到法国的叶俊良,发现大多数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没有概念,也不感兴趣。而且许多法国人曾到中国旅行、工作或生活,覆盖在文化之间的面纱拿掉后,书籍与读者之间的互动关係就变得更加纯粹,只剩下本质的互相对望与凝视。

一本书的本质是什幺?这对叶俊良来说不是难题。




《十二生肖的故事》书封

在编辑鸿飞童书时,叶俊良并没有特别提醒自己是华人,也不意欲行销中华文化。「鸿飞成立的宗旨是为作者和读者服务,我的理想是让读者喜欢一个好的故事,如果他从故事中得到文化趣味和底蕴,那是额外的礼物。如果期待读者在读完作品后马上理解中华文化并仰慕讚叹,那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譬如在鸿飞出版的《十二生肖的故事》中,看不到我们熟知的动物争吵,玉帝调停,最后以赛跑解决排名争议等刻板印象,鸿飞版的生肖故事描述农夫梦见了12种动物对彼此身分的期待与希冀,读者能在画家Valérie Dumas细腻丰富的画面中,窥见12种动物的特色,如满满仓储里的老鼠、宝座上的老虎、带着怀錶的鸡。十二生肖各有个性,也分别象徵中国人的生活切面和观念,传达岁时和自然的对应、循环关係。

法国人并不冀求从阅读中汲取中华文化,更不希望从书中只读到刻板肤浅的片面印象。鸿飞的作品跳脱文化样板,重新思考故事与其原本想表达的概念,重新传达根植于文化深层的精神。这样的作法让法国读者觉得受到尊重,这也是鸿飞能在法国扎根,独树一帜的原因。




《十二生肖的故事》内页。(叶俊良提供)

无论书籍或建筑,美感经验真切传达讯息

在近日出版的《我在法国做图画书》中,叶俊良深入剖析了童书编辑身分的複杂性。童书编辑通常複合了传统编辑、面对作者绘者的艺术指导角色,以及面对读者的发行人角色。而在这些工作中,艺术指导的身分尤为重要。

对童书而言,「阅读牵涉的不只是读者的知性理解,它是具体时空下的美感经验。」知识和讯息是冰冷的,若能透过图书的构思与设计,让美感经验传达进读者的心,这时候,一本书才算真正被读懂。

童书评论家柯倩华提到,两年前初次看到鸿飞出版的《木兰辞》时,惊豔震撼的心情彷彿「被雷打到」。这部作品没有文化包袱,不带成见,「它的视觉传达手法完全超乎想像,但在故事的内在逻辑中一切合情合理,图像语言清晰表达创作者的诠释观点,灵活运用文学的比喻和象徵。」

柯倩华以这部作品,鼓励台湾的编辑人员及创作者,思考如何做文化的主题而不带有刻版印象。「《木兰辞》保留了这首古典长篇叙事诗值得传诵的文化意义,又表现出在21世纪出版它的时代精神和艺术特色。它冲撞了我们习以为常的惯性思考,启发我们对于文化主题、图画书的本质以及文学艺术的永恆性有更宽广的理解。」

在2015年出版的《木兰辞》中,法国插画家克蕾梦丝.波列(Clémence Pollet)利用版画创作,四色印刷,融入现代感画风和自己的诠释,将《木兰辞》明快、戏剧性强烈的乐府文字,以其四句一组或六句一组的叙事节奏转换成图画。

担任艺术指导的叶俊良忆起,当初波列完成初稿时,14幅画面中有两幅草图未臻文字意境,不够直接了当。他请画家修改,结果重绘的结果比预期的更完美。「《木兰辞》是北朝民歌,如果不了解这点,把节奏处理错误,那当然会读得很不舒服。」波列掌握文字节奏绘製的插画,图文搭配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即使不懂法文的华文读者,仔细审视图片,让插画带领阅读,也能记起曾在课本上读过的花木兰故事和词句,勾起存藏于华人心中的文化底蕴。

而对法国读者来说,在女权意识抬头的今天,《木兰辞》并不标榜花木兰从军所突破的性别限制。在波列笔下,木兰代父从军时是穿上军装,但并没有「女扮男装」,故事强调的是她自主擘画人生的态度。这个主题穿越了时空,触动了法国人对于生命主体性质的渴望,而不落入性别或认同的窠臼,才会为现代人所喜爱,并继续流传。

这部作品后来获得了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的殊荣。编辑信任画家的才华,画家信任编辑能协助他突破自我,把作品变成杰作,这是编辑与作者绘者间最好的合作结果。




《木兰辞》内页画家以背影描绘木兰的担忧,书卷上以橘红色呈现「卷卷有爷名」的触目惊心。 (叶俊良提供)




《木兰辞》内页:「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叶俊良提供)

对读者来说,《我在法国做图画书》的意义不是中年转业的成功参照,不是对于初出社会年轻人的人生指南,而是重新思考书的本质,及其幕后推手编辑工作的真义。

叶俊良说:「不管是法国人还是华人,大家单纯的心思意念就是做个开明的文化人,并提供小朋友美感经验,让他们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创造并想像自己的未来。」对同样蓬勃发展的台湾童书出版界来说,叶俊良在法国出版原创童书作品的经验和坚持,或能作为借镜,找回阅读一本书、製作一本书的初心。




叶俊良以《我在法国做图书书》阐述童书编辑的感性与理性思路。(谢凯特/摄)

【叶俊良在台北.新书分享会】
时间:2/11(日)15:00
地点:薄雾书店(台北市罗斯福路三段302号3楼)
 时间:2/14(三)14:00
地点:礼筑外文书店(台北市金华街249-3号1楼)


我在法国做图画书
作者:叶俊良
出版:玉山社
定价:35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叶俊良

1969年出生于高雄,毕业于台大物理系,1999年法国巴黎维尔曼建筑学院进修毕业并取得建筑师文凭。在巴黎若那当建筑师事务所累积实务经验期间,利用闲暇进修,取得法国城市规划研究所硕士学位,随后旅居英国牛津,参与都市设计研究计划。

2005年返回法国,透过巴黎一家顾问公司,为中国的出版社製作一系列介绍法国建筑作品的中英文图书,从此跨入出版业领域,并于2007年和法国人黎雅格(Loïc Jacob)合作成立以原创童书绘本为编辑主轴的「鸿飞文化出版社」(Editions HongFei Culture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