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生活派 >人物》让讨厌看书的孩子享受阅读乐趣:专访《怪杰佐罗力》作者原 >

人物》让讨厌看书的孩子享受阅读乐趣:专访《怪杰佐罗力》作者原


2020-06-16


人物》让讨厌看书的孩子享受阅读乐趣:专访《怪杰佐罗力》作者原

《怪杰佐罗力》作者原裕绘製签名画赠予

「胸前有ZZ标誌、头戴黑色眼罩,爱恶作剧的狐狸变身『怪杰佐罗力』,还有两位小跟班『伊猪猪』、『鲁猪猪』,三人展开冒险之旅。虽然初衷是恶作剧,但佐罗力心中惦记在天堂妈妈的温柔教诲,恶作剧总之失败,反而成为帮助人的仗义之举……」

这是风靡日本小学生30年的系列绘本《怪杰佐罗力》,作者原裕在2019台北书展期间首度应邀来台,除了与小学生读者见面,也接受专访,分享创作心得,与对儿童阅读的观察。

身穿印满佐罗力、伊猪猪与鲁猪猪图案的粉红色衬衫,手提佐罗力头像的A4绵布提袋,俨然一副佐罗力代言人的模样。原裕面带亲切笑容,和同为画家、气质典雅的夫人联袂出席,完全看不出已是小学生爷爷的年纪。一行人在咖啡店中甫一坐下,他即告诉随行翻译,「想点一种最奇怪的茶……可惜菜单看起来都挺正常,没有奇怪的呀……」颇有一点佐罗力準备恶作剧的味道,令人会心一笑。

用绘画对爱说教的大人进行小小的复仇

《怪杰佐罗力》系列绘本的魅力,让许多原本不爱读书的小学生们,一打开便爱不释手,不只一口气看完整本书,更成为忠实读者,一本接着一本读下去。请教原裕如何有这般神奇魔力,吸引小孩成为铁粉?原裕说,他能够同理小孩的喜好,让书本变好玩!




怪杰佐罗力(ⓒYutaka Hara/POPLAR,亲子天下提供)

原来,在原裕小时候,睡前妈妈会唸床边故事,那时的他是喜爱阅读的,但进了学校后,为了应付升学考试而被逼着背诵无聊的课本,让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讨厌看书,他因此深刻了解「喜欢」与「讨厌」阅读的两种心情。

「讨厌看书的时候,会觉得每个字看下去都好痛苦,更别说要读完整个段落或一本书。」原裕说,在创作《佐罗力》时,他会特别设计剧情与编排版面,不让孩子觉得无聊,反而要让他们不由自主想知道「接下来呢?」并一直翻页,直到一气呵成看完整本超过100页的书。他会在封面封底及主故事间,都安插需要动脑的小活动,例如迷语、迷宫、闯关游戏等,让小朋友觉得:「哇,读书也可以这幺好玩!」原本排斥读书的小朋友享受了阅读的乐趣与成就感,就有机会转变为爱书人。

原裕说,家长总是耳提面命叮咛孩子要多读书,远离电玩电动3C产品等等。「但如果书的内容是沉闷僵硬的,孩子怎幺可能喜欢!?」因此,原裕创作《佐罗力》的目标,是让讨厌看书孩子也能享受阅读的乐趣。

《佐罗力》这样一个爱捣蛋的主角,在日本曾遭受一些保守妈妈的批评。原裕说,虽然佐罗力爱恶作剧,但他为了成为恶作剧之王、建造「佐罗力城」的梦想,勇于迎接挑战,运用智慧解决困难,即使结局不是happy ending也能笑着重来。这种为了理想而战、越挫越勇的精神,是孩子成长的路上,以至于进入成人世界中,一项很重要的能力,也是《佐罗力》最正向的力量。

故事虽然由恶作剧展开,但其中的侦探、寻宝或救人任务,搭配複杂的人物关係与发明工具的创意,让《佐罗力》不只是简单的搞笑漫画,「我都很佩服能看得懂情节的孩子们了。」至于恶作剧,「就当成是对爱说教的大人一项小小的复仇,帮孩子出一口气吧!」原裕说着,又露出略带腼腆却调皮的笑容。




《怪杰佐罗力》内页(ⓒYutaka Hara/POPLAR,亲子天下提供)

塞满玩具和漫画的屋子

经过30年不停耕耘,小学生读者长成大学生,2014年日本《President Family》杂誌「儿童阅读调查」排行榜中,《佐罗力》获选为日本东大生在小学时期读过最有趣的儿童书之一,并在男孩书中夺冠。读者的亲身经验证明,即使读《佐罗力》不保证考上东大,至少不会变坏。甚至有小读者日后成为开业医师,在候诊间摆放《佐罗力》系列作品,孩子们在漫长的候诊时间能静心投入阅读《佐罗力》,不再烦躁不安,总算获得父母师长的一致认同。




《怪杰佐罗力》系列套书及原裕(亲子天下提供)

能够如此和孩子站在同一阵线,数十年如一日,抓住孩子的心,其中要诀在于,「我现在的日子,好像过得也和小学生差不多。」原裕抓抓头髮,彷彿说来有点不好意思。端坐一旁的原裕夫人附和:「他根本就是个小学生!」

原裕说,有时出版社在书展后举行庆功宴,招待一群作家,同行作家大多数喜欢去高级酒吧享用米其林等级的佳餚美食,他却最爱去速食店吃汉堡。他也疯迷小学生间流行的各种卡通或电玩,例如每天必抓宝可梦。也因此,签书会时小读者常惊讶地发现,原裕并不是高高在上的作者、有距离感的「大人」,而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般,和他们是同一国的朋友。

原裕说自己和小学生的差别只在于,「我是一个很有钱、出手大方的小学生,每次到漫画店或玩具店,可以买一整排漫画,或者一整箱玩具。」他笑着补充,因为职业是儿童绘本作者,让他可以藉了解读者之名,行小学生生活之实,「如果不是做这行,一定会被认为是行径怪异的大叔。」说完哈哈大笑。

原裕太太接着爆料,他们的旧家房子至今迟迟无法转卖处理,就是因为「整间屋子塞满了玩具和漫画。」身为童书创作者,原裕的兴趣嗜好完全和儿童一致,因此作品能从小孩的眼光出发,才能吸引小读者。




同为童书作家的原裕(右)及原京子夫妇

画的图好到能被偷走

原裕分享,沉浸在小学生的时光中,是因为童年生活是人生最重要与美好的日子,和同伴到处玩乐、动脑发明东西的记忆一直都盘旋在脑海中,这的确是《佐罗力》的原型。他以前爱看怪兽电影,然后按着电影剧情,和朋友一起利用有限的零用钱,製作器具,尝试「拍电影」。例如把拜拜用的香束插在黏土堆上,再自製发射器,来模拟电影中火山爆发烟雾瀰漫的效果,如同佐罗力般动脑筋创作发明。

原裕从小爱画画,小学一年级就和三位同学一起DIY手工漫画书,同学们互相合作也彼此竞争。「只要听到朋友说:『你上週画得比这次好笑耶~』就非常在意,拼命要得到正面评价才开心。」原裕说,这样的心情,和现在每次面对读者也是类似的。

中学时,一次参加文化季比赛,同学们把画好的作品陈列在桌子上,大家就离开现场去看了场电影。回来时,原裕发现只有自己的作品被偷了,但他并不伤心丢失了比赛的作品,反而瞬间自信心爆棚:「只有我画的图好到能被偷走,看来我是有条件把画图当成一辈子的工作!」

早期原裕只单纯画图,文字作者写好故事,由他负责搭配图案。但他常觉得文字作者的故事写得不够贴近小孩读者的心理,屡次给予建议,作者们不胜厌烦告诉原裕:「你那幺懂意见那幺多,何不自己写故事?」

就这样原裕从图案搭配的副手,成为全方位的绘本创作者。起初原裕摊开稿纸,脑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下手,他开始回想自己最爱的电影和书籍,再尝试用小孩可以理解的方式呈现。例如黑泽明的电影,移除孩童不宜的血腥打斗场面;学习《怪医杜立德》故事和图画搭配的趣味性;《亚森罗苹》的信件分拆成不同的对话框,让他了解以版面配置辅助阅读的重要性;动漫版的《佐罗力与公主》,灵感则源自电影《罗马假期》,背景再修正成社会阶级没那幺严格划分的现代社会。




《怪杰佐罗力》内页(ⓒYutaka Hara/POPLAR,亲子天下提供)

找到最喜欢、能有热情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原裕直言幸运,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爱画画,且能把画画这个兴趣当成一辈子的事业。他希望佐罗力的创意、勇敢和努力不懈,能为小朋友树立一个榜样。「大人说的话不见得是全对的,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探索自己有热情与专业从事的职业,是教育最重要的一件事。」

和佐罗力相处了30年,不仅原裕已从翩翩青年进入老年,当年的读者也已为人父母。有时看着父母带小孩一起参加签书座谈,「成为两代间共同的话题,增进亲子感情,让我觉得坚持画了这幺久,很值得。」

原裕说,不同世代的儿童读者,本质上是类似的,上一代流行的零食是森永牛奶糖,这一代变成健达出奇蛋,但小朋友喜欢「从糖果中得到惊喜小玩具」的心思不变。上一代小朋友崇拜无敌铁金刚,这一代孩子看着鹹蛋超人长大,其中「希望成为力量强大的英雄」的愿望也是类似的。

唯一不同的是,现今孩童的喜好更加细分,喜欢汽车、机器人、食物的孩子,键入电脑手机随手即可获得各种讯息,「知识」是否还有必要性?「专业」的认定标準又是甚幺?

原裕说,有时到学校与小学生互动,请他们即席画漫画,「像或不像」已不再是画得好坏的唯一条件,而是「在绘画过程中自己得到的乐趣」、「透过完成作品表达的原创意涵」,才是是否能支持自己画下去,以及在市场中脱颖而出的标準。原裕语重心长地说,在电脑世代,以往的专业或许变得不再有价值,从前的铁饭碗金饭碗如今也不再是终生保证,例如银行可能倒闭、学校老师因为少子化而失业,「家长们何不放手让小孩尝试,找到最喜欢、能有热情从事一辈子的事情?」

幽默的力量可以鼓舞人心

因为从事喜爱的职业,原裕一直抱持愉快的心情创作,唯一一次感到迷惘,是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期间。那时,全日本愁云惨雾,许多人无家可归,原裕苦恼于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却还要创作搞笑漫画,「这样的作品意义何在呢?」

后来,他收到来自灾区岩手县小朋友的来信,小读者告诉他,「避难所里缺水缺电,连收看电视也不行,我在这里读《佐罗力》,紧凑又有趣的情节让我们暂时忘记忧伤,也产生新的力量面对接下来的日子。」体验到幽默的力量,原裕继续努力创作,透过《佐罗力》鼓舞人心。

关于未来的创作计画,原裕有点苦恼地说,连续画了30年,好笑的「梗」都用尽了。但由于不断有翻拍动画、舞台剧,甚至电影的合作案上门,暂时也没有退休打算。他透露,目前已着手进行的两大系列,其一是伊猪猪、鲁猪猪遇见佐罗力之前的故事,其二是让最初几集的人物,变成长大后的样子重新出现。「看着佐罗力长大的老读者们,可以和孩子一起分享这些早期角色从前的样子,一定很有趣。」原裕一边说着,一边又兴奋地摩拳擦掌起来。

这次与台湾读者初次见面,原裕一路担心着读者的反应,「这些故事是我依照自己小时候的经验,画给日本小学生看的,海外的台湾小学生也会喜欢吗?」后来在学校与书展现场受到小书迷们热烈欢迎,他终于放下忐忑的心情。

「以后我会把台湾的小学生也当成创作的素材之一」,想了想他又改口,「应该全世界的小学生都可以纳入我的故事中啰。」原裕胸有成竹地笑着。台湾的读者,我们一起期待吧。




原裕与小书迷合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