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爱生活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2020-06-19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报道:陈体安 摄影:陈泗祎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优步抢滩,传统德士司机更难“找吃”。

优步(uber)电子召车服务登陆抢滩,对传统德士行业带来冲击,不过怡保德士业者认为顺应潮流使用手机电召程式(Call车Apps)其实不难,难倒他们的是有关当局对传统德士司机与优步存有两种制度与标准。

传统德士司机要承担各种“规定”经营成本,优步则是免除很多官方程序“无忧无虑”开业,固然可低价载客,德士司机自认难与优步竞争,因为成本高,收费岂能低呢?

优步没有负担

面对优步召车应用程式的司机全面抢攻,怡保德士司机没有像吉隆坡同业般,“怒发冲冠”以致动粗拦截载客,尽管这股“火势”延烧到本地德士司机,所幸都处较温和。

怡保传统德士司机异口同声地表示他们成本高,申请准证执照等手续繁杂,并受到政府当局约束,如须缴付保险及安装计程表等;优步完全没有这些负担,价格可以随意开,传统德士却是制度化的价格。

他们认为,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提出的德士业转型计划,不符合德士业实际操作现况,令人气愤的是该委员会处处维护优步,其实私家车司机更应该受到管制。

他们说,如果优步的制度或系统也与德士司机一致,才算是公平竞争,否则对德士司机并不公平。

他们也希望政府介入,采取同样的管制,大家一起公平竞争。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罗志明(左起)、朱天来及姚治良展示传统德士业者必须持有的基本证件,而优步则不必。

乘客流失10%司机收入减少

BK卫星网络电召德士服务有限公司董事秘书朱天来对《》说,早期该公司电话热线每天平均接到800多通来电预召德士,直至优步出现,该公司经观察吉隆坡优步趋势,3年前改用类似优步操作与使用模式的手机应用程式,转向电子召车,并改善服务。

“客流量反应不错,惟收费始终无法跟优步竞争,还是流失至少10%(约100通电召)乘客,公司收入少约千令吉。”

BK卫星网络电召德士服务旗下有120个传统德士司机,优步与GrabCar到怡保抢滩后,每名司机的月入皆受影响。

他指出,怡保有约1000辆德士,可说已达到当局的标准,若再合法化优步和GrabCar,将会供过于求,导致两败俱伤。

应统一收费制

朱天来认为,若要合法化优步,当局有必要先将德士与优步的收费制度统一,不然,优步为所欲为地“收费廉宜”及“通行无阻”,会混淆市场,也影响德士行业的竞争力。

他指出,不可能为了与优步竞相拉客,把德士收费调低,原因是德士司机需承担多种营业成本,而这些成本优步不必面对。

他说,德士和优步有不少经营模式及操作的不同,当局不应以“转型”为名,变相要德士业者“让步”或改变,不但不实际,也不公平,当局的建议不可行也欠建设性。

制度束缚成本重 传统德士难抗衡优步

传统德士业也跟上时代,手机电召程式一样有,服务员忙于接听来电。

传统德士的苦恼:

1.购买及更新保险费用、每半年须验车,因此必需不时花费确保车子保养好,否则验车不过关,又得承担多一次验车费。

2.德士司机投保是保障乘客,优步司机则不需投保,也省下验车费用,优步当然可以低廉收费。

3.德士司机必须投保,否则无法更新德士路税,即使德士被人撞,索赔之后,隔年更新保险时,保险公司会从原有保费调高多150%的保费数额,所以德士保险可从每年至少800多令吉增至2500令吉,而且只能向特定保险公司购买或更新保险。

4.德士司机需更新两种执照,即陆路交通局的驾驶执照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德士准证(以前5年更换一次,现改为2年一次)。

5.传统德士司机须持有手牌(执业牌),优步却不必。

6.传统德士车顶须安装“TAXI”标志牌,优步却不必。

司机养家糊口艰辛——

BK卫星网络电召德士服务董事兼电讯主任·罗志明(56岁)

尽管BK在乘客脑海里“老字号”,但司机在21世纪科技时代,也应与时并进,因此也须学习及适应使用手机电召车程式。

我希望政府公平对待传统德士,因为私家车载客不需德士执照,车辆也不需经过电脑验车中心的检验,而我们不但需要上述负担,也要承担租借德士费用及乘客保险费。

经济不景气,客源和生意量已减少,肩负家庭负担,需要体谅司机养家糊口。目前在德士界少有兼职,在BK全部是全职,80%是自己的车子,20%是租车。

一天跑多趟才回本——

德士司机·姚治良(47岁)

我从事德士业已5年多,优步到怡保抢滩,为同业带来问题,因受到当局诸多限制,成本也相对的高。扣除一些费用,要一天跑好几趟,才能赚到“工钱”。我担心随着上路的私家车司机越来越多,传统德士生计受到严重打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