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生活帮 >不忍树木变杀人兇手,80后攀树师开树艺公司救活树木 >

不忍树木变杀人兇手,80后攀树师开树艺公司救活树木


2020-06-14


自2008年起,香港频现塌树伤人、杀人事故,树木护理和保育成为城中热话。有年轻人从中发掘商机,自组树艺公司,化身「树医生」为问题树木「把脉开方动手术」,在保障市民安全和树木健康的同时赚得百万年薪。随着绿色城市、宜居生态等环保理念在全球兴起,攀树师和树艺师——这个致力于促进人树共融的职业——将不可或缺。

轻轻一抛,投掷铅袋绕过离地十来米的粗树枝坠下来;利用铅袋把爬树绳索带到树枝上,拉动几下确认其承重力度;戴上头盔和眼罩,把爬树绳索固定于安全腰带,手锯和其他工具挂在腰间,手用力一扯,腿用力一蹬,不到10秒,李启宏就轻鬆上树。

虽只是简单示範爬树步骤,这位27岁的树艺公司老闆却毫不马虎,「勘察树木情况、设定上树位置、制订修剪方案等,每一步都得慎重,施工时更要封场。」他说,爬树看似好玩,其实大有学问。

读书欠佳 爬树夺冠

阿宏是国际树木学会(ISA)的注册攀树师,爬树、修树经验长达10年。在新界区长大,他笑言自己幼时好动百厌,一到夏天就去爬树摘荔枝龙眼。2006年,母校凤溪第一中学开设爬树课外活动,其时读中四的阿宏凭着一腔热情加入,「起初以为爬树很简单,后来才了解到原来是很专业、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包括攀爬装备的用途,如何打绳结,上树的不同方法等。」

爬了一年半,上树技巧渐入佳境,可学业却没有起色。中五毕业,阿宏会考只得两分,入大学无望,他惟有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这个爱好。2008年,第一届亚太区攀树比赛在澳洲举办,他以16.71秒的成绩夺冠,并打破当地纪录;此后,他又连续3次(2010至2012年)在香港攀树锦标赛中拿下项目冠军。爬树成癡的他甚至试过在美国攀登高达80米的红杉。

澳洲学师 回港创业

因为喜欢亲近大自然,阿宏中学毕业后就到嘉道理农场参与树木修剪工作。「在学校只是学爬树,对树木护理知之甚少。」半年后,他申请到澳洲工作假期签证,在当地一家树艺公司打工,跟着经验丰富的师傅学习树木风险评估和检测、修剪及移除等专业技术。

2009年,澳洲维多利亚森林发生大型山火,大片林木被烧毁。火灾过后,公司派阿宏和几位员工前去某个山林处理善后工作,「我们要移除行山径两旁的危险树木,因为被火烧过后,部分树木随时会倒塌。一上山就要逗留两三日,白天锯树,晚上把树运下山,第二天继续。澳洲的树长得好,直径有4、5米,一天要处理几百棵,很花力气。虽然很累,但获益良多」。

人在澳洲,阿宏也时刻关注香港时事,却发现不少坏消息与树木有关:2008年8月,赤柱发生古树刺桐倒塌事件,导致19岁港大女生身亡;2010年6月,沙田一棵盾柱木受真菌感染而腐烂折断,夺去一名50岁男子性命。「树木本应是市民的绿色好友,但因为疏于检查和护理,竟成了杀人兇手,很荒谬。不过,这也反映香港正缺树木管理的人才。」

回港后,他伙拍中学同学何世囿(何也曾参加学校爬树队,毕业后在香港高尔夫球会树队工作),两人「胆粗粗」拿出3万元创立树艺公司「攀爬兄弟」,承接各种树木修理工作。「其实前期投资主要都花在工具上,仅是两人的爬树装备和修理工具就差不多要2万,包括头盔、防护眼罩、耳塞、安全腰带、爬树绳索,还有电锯、高枝剪、流缆器材(用于把锯掉的木枝吊落地面)。另外我们又买了一辆1万元左右的私家车,连个办公室都没有就开业了。」

年赚百万 苦乐参半

创业初期,公司毫无知名度,工程从何而来?阿宏说,还是多亏爬树队老师和朋友帮忙,「中学时期,老师会经常邀请园艺公司的老闆和相关学会成员前来观摩我们的爬树表演,加上我参加攀树比赛拿过奖,大家对我有印象,会试着给我们介绍一些客户」。

不管项目大小,两人都用心去做,务求赢得口碑。阿宏印象较深的一项工程是协助保良局移除得了褐根病的榕树。该树不仅树身庞大(直径约2米,高约10米),而且临近礼顿道,人多车多,封路很困难。如在移除过程中有树枝掉落,恐会伤及途人。「我们先爬上树把主要枝干锯下来,然后把树身分段锯开,之后又租了一辆大吊机,把埋得很深的树根和周边泥土都清除,足足用了2天才完成。」不到3年,公司渐渐打响名堂,政府机构、学校和私人屋苑都慕名而至,连已故「船王」董浩云的上水故居和天王黎明的御林皇府大屋,也找他们帮忙打理树木。

阿宏透露,公司目前年收入约达180万,但并非全都袋落自己荷包,「我们请了1个副爬手和2个地面协助员,要算薪酬,另外还有工具的添置和保养费用,租用吊车、垃圾车等成本。」据他介绍,新人攀树师月薪大概在12,000至15,000元,等积累了3至5年经验后,可拿到3至5万元月薪;而有多年经验、能管理团队的攀树师,拿6至8万的月薪不成问题。

攀树师收入不俗,却是高危、辛苦的工作。「最大的危险就是从高处跌下,或是被树枝弄伤,」阿宏边说边展示鼻子旁边的疤痕,那是去年修树时不小心被断枝刮到。「树上经常有黄蜂和毛毛虫,弄得全身又痒又痛;夏天修树,把树荫都锯了,要顶着大太阳工作,喝三四瓶水都不够解渴。」除此之外,每月的工作量也不定,6至9月的风季雨季前后生意最旺,「我们试过一个月开足26日,也试过只得7日有工做。」

儘管如此,阿宏依然觉得有满足感。「这份工作能让我发挥所长,同时经过自己努力,看到一些树木能被救活或不至于被砍,会很满足,那些辛苦都能克服。」

竞争激烈 保障不足

据国际树木学会的统计,目前全港仅有约45名注册攀树师,佔全港树木从业人员总数不到1/75。虽然有专业认证优势,但阿宏觉得目前香港市场仍不成熟。「一方面,行家都用很低的价钱去报价接单,有些公司甚至以亏本的价钱去做;另一方面,政府或私人单位也不太看重施工方是否具有专业认可和相关经验,项目往往都是价低者得,这就很难保证工程质量了。」

而由于香港对攀树师、树艺师等新兴职业不熟悉,相关的社会保障也处于滞后状态。阿宏就曾为买保险的事情而苦恼过。「很多保险公司不清楚树木工作的风险,或是报高价,或是不受保。我们最初买的保险,只能按每单工程去买,而不可以按年度去买,很困难。后来经纪与我们熟悉后,才愿意帮买长期保险。」他希望能尽快有一份为攀树师度身订造的保险出现。

原标题:「爱爬才会赢  八十后攀树师做老闆」

节录三月份《信报财经月刊》/Android揭页版/iOS揭页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