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生活帮 >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梦寐 >

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梦寐


2020-07-13


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梦寐

小草开门,踏进暗黑的房间。她伸手开灯,轻轻将脚上的布鞋往床底下踢。似乎不能再等待,小草倾倒在薄床垫上,身体紧贴床垫,犹如再也起不来。过了一会儿,她听到阿香姐和小花的声音,她们才刚回来。

「明天有检查团,清晨四点就要集合,却这时候才放我们走。真是过分得令人受不了。」小花叨唸着。
「算了,受不了也得受,不然还能怎幺样呢。」阿香姐轻声安慰。阿香姐一向和善,可以说是我们寝室最能忍耐的人。小花则一直改不掉那恰北北、尖利刺人的性子。

小草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微微阖上。此时已过了晚上十点,大家才能回宿舍休息。安养院的工作天天都一样,扎实而重複的劳动,她们的头脑和身体也像梭子般不断交织奔波。明天一大清早,小草姐妹三人被分配到安养院打扫,準备接待劳工局的稽查团队。

「今天真的比我想像的还要累,不晓得明天爬不爬得起来呢!」小花愠怒未消。
「好啦,我泡碗麵来吃,小草要吃吗?姐顺便帮妳泡一碗……消消气喔,等会儿赶紧休息,明天还会更辛苦呢。」阿香姐的温柔招呼,减缓了房里的疲惫。
「好的,请姐姐帮我泡一碗,我也饿了,但是我好懒喔!」小草开心地向阿香撒娇。

没过一会儿,大家都休息了。小花即使闭上了眼睛,嘴巴还继续碎唸着。阿香姐一躺上床就立刻睡着。真好!小草希望也能像阿香姐一样,无视于世上的困难。但也许是因为白天的工作太劳累,使得阿香姐精疲力竭,没时间胡思乱想了。

✭✭✭✭✭

飞机在桃园机场缓缓降落,小草抿着嘴,擦乾脸颊上残留的泪痕。此时,她无比想念爸爸妈妈和家乡。也才不过三、四个小时而已啊。但现在,小草已经踏上陌生的土地,人生地不熟。算了,既然来了就要準备接受新生活,即使前途未卜。想起在内牌机场的离别时分,原本坚决要小草出国工作的爸爸,也难掩心中的不捨。爸爸叮咛:「三年过得很快,孩子。那幺多人办得到,我们也能的呀!上天不负有心人,孩子妳要保持努力喔!」妈妈红着双眼,递给她一支手机,说是嫁到南方的大姐寄来给她,让小草能时常和家人联繫。

小草随着仲介到机场门口,那里已有一部车等着,将她和其他朋友送到工作的地方。起初,大家乘着同一部车,之后分别被送到不同的地方。小草一个人,被送到斗南的一间养老院。到达时,已经是下午时分,环绕着安养院四周的宽阔稻田进入收割季节。大风吹呀吹,成熟的金黄色稻穗如波浪般随风摇曳。小草还来不及赶走晕车的感觉,看见金黄稻米田时,也来不及因想家而感伤,就得赶紧办好宿舍登记,领衣服、鞋子、制服,接着立刻上工。



上一篇:
下一篇: